《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》是本不太好讀的小說,整本書全部用第一人稱的我在敘事,沒有任何一個角色有名字,只以職業 (博士、計算士、門房...等) 稱呼之。其中「冷酷異境」與『世界末日』是兩個獨立的世界,但在書中章節交叉、間隔地出現,一開始閱讀時兩個世界並沒有任何關聯,到了中後段才慢慢揭曉,原來『世界末日』是「冷酷異境」的我潛意識底層無意識創造出來的世界。


這本書依然充滿村上春樹慣有的冷調筆風,經常用不少文字與篇幅去描寫眼前所見的景況,或是心裡那難以名狀卻被「村上流」譬喻法具體化的情緒,卻常常讓讀者因此被干擾了咀嚼故事前進的節奏。


尤其在教召期間斷斷續續、時間被切割成非常零碎地閱讀,又按照著順序一章節一章節的分別讀著「冷酷意境」與『世界末日』兩個故事,更增添了進入故事劇情的難度... 。雖然讀完了,但我可能還需要靜下心來好好再讀它個一兩回,才會有辦法細細沉澱去流淌出更多體會與思維...




◎「冷酷異境」


黑暗中如鬼魅的黑鬼被音波裝置驅離,無法近身攻擊我與深愛粉紅色的胖女孩,拖著下腹部那七公分的刀傷,我與胖女孩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地底下被血蛭覬覦,通過層層毫無光亮的國度,在如猛獸的大水襲來中奮力登上高聳直立的「塔」尖,我終於得知被追殺的來龍去脈,也得知自己只剩下20幾個小時的意識存活時間,就會永遠生存在自己潛意識深層創造出的『世界末日』中...


於是我渴望著地面上一切有溫度、有陽光的平凡生活,可以翻看報紙上的體育新聞或社會新聞,可以在陽光灑落的餐廳裡吃著美味的早餐,可以與患有『胃擴張』的圖書館女孩見上一面 (並洗刷第一次見面時無法勃起的窘態),可以租一部喜歡的車、買一套喜歡的西服,坐在車裡頭聽著 Bob Dylan 的《Blowin' in the Wind》,可以決定自己最後的一天要如何度過,直到沉沉、沉沉地睡去...
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bDFYbtp8h_w




●『世界末日』


影子裝虛弱想讓門房降低警戒、甚至放下防心,但沒想到他待在黑暗狹窄的地下小隔間內,真的讓身體急速變得虛弱,必須由我揹著他才能走過『街』、走向『南潭』,游向『出口』、逃離『牆』的包圍。我背著虛弱的影子,越來越小的心正掛念著每一個獸的頭骨中包藏著的她的心,在白雪飄零的夜晚悄悄走過蜷曲著前腳的獨角獸,往南潭前進...


聽過圖書館女孩、森林入口電力裝置管理員與影子的話的我明白,為什麼街裡從來不發生戰爭、勾心鬥角的事,我一步一步地揹負著影子前進,曾經從獸的頭骨散發在指尖的光芒影響著我,那美麗的弦樂器影響著我,突如其來緩緩流瀉的《波麗露舞曲》影響著我,這個被『牆』包圍、只有鳥能飛得出去的『街』也正影響著我,於是我背叛了影子的逃脫計劃,決定在這個自己創造出來的世界裡永遠、永遠地留下...
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3-4J5j74VPw




2012.09.30 changyiyao
創作者介紹

籃球‧繪畫。 我的幸福。

張藝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