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21年次的爸爸,剛剛走進我房間聊起他最近的健康問題,說他這兩天常常天亮以後,意識已經清醒,但卻無法起身下床,所以覺得自己可能有點風險、也有點擔憂。 我爸一說完,我二話不說就給他一個擁抱,用手拍拍他的背告訴他「兒子愛你」。

接著我一邊聽著爸爸的話語、一邊近距離看著他因歲月在臉上留下的紋理皺褶,同時也看到他兩鬢和後腦杓稍長的頭髮於是我自告奮勇地跟爸爸說:『巴啊~哇來幫你嘎掏謀,厚某?(台語)

後我就開始了自己人生第二次幫人修頭髮的經驗(第一次是小時候的自己)我拿著小剪刀一絲一絲修著爸爸兩耳旁稍長的髮尾,並聽著他訴說著當年種田、耕田的辛苦與成就感,而我繼續小心翼翼地修剪,深怕經驗生疏的自己不小心刺傷爸爸


剪著剪著,深深覺得自己的父親很偉大、很帥,就跟他說:『拔~ 哩孝濂ㄟ時陣議定舞就賊查某尬意力,ㄉ一ㄡˋ某? (台語)』我爸則靦腆地說,當初他第一任老婆的媽媽可是在田邊整整觀察他一年,看到他每日汗滴禾下土的辛勤工作,然後就叫他趕快去提親!

就在一邊修剪爸爸頭髮、一邊閒聊他過去記憶的好時光中,我感到一股好久沒有的平靜與喜悅,覺得跟爸爸擁抱、聊天好幸福,能幫他剪頭髮也好開心 (而且我真心覺得幫人剪頭髮是件相當有趣的事)!

最後,我幫爸爸清理掉臉頰、衣服上許多修剪下的髮絲,跟他說:『拔~哇來幫哩ㄏ一ˋ幾ㄉ一ㄨㄒ一ㄨˋ (我來幫你拍一張照片)! 一、二、三,球幾壘~ 』

喀擦。


 
2013/6/21 changyiyao

 
創作者介紹

籃球‧繪畫。 我的幸福。

張藝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